關閉
致敬“沉默的英雄”——記武漢火神山雷神山醫院的建設者
發表時間:2020-04-02來源:新華社

  新華社武漢4月2日電(新華社記者)武漢火神山、雷神山醫院10天左右雙雙落成,他們是“中國速度”創造者。

  “兩山”醫院運行近兩個月,收治5000多名患者,他們是“中國奇跡”貢獻者。

  鮮有人知,在4萬多名“白衣天使”馳援荊楚,救死扶傷,托舉生命之時,同樣有4萬多名建設工人八方趕來,傾力搶建,并肩奮戰,成為武漢戰“疫”中“最美建設者”。

  這群“沉默英雄”的辛勤付出、無私奉獻,成為“勞動最光榮、勞動最崇高、勞動最偉大、勞動最美麗”的生動寫照。

  生死時速:咬牙完成“不可能的任務”

  4月1日,地處武漢西南、長江北岸的一座裝配式建筑工地上,中建三局項目經理張旭正組織基礎打樁、構件吊裝,“再過幾天武漢就全面解封,我們正全力復工復產”。

  10天前,他剛結束隔離醫學留觀,就進駐施工現場。過去60多天來,張旭沒著過家。稍有空隙,思緒總會回到火神山,想起機器轟鳴、人聲鼎沸的日與夜。

  時針回撥,1月23日。

  疫情突發,迅速蔓延。武漢市決定參照北京“小湯山非典醫院”模式,在蔡甸知音湖畔修建一座容納1000張床位的火神山醫院。兩天后,又決定在30公里外的江夏黃家湖畔,再建一座雷神山醫院。

  “按照常規,3萬多平方米的項目,至少要建兩年。搭建臨時建筑都得1個月。10天新建一座傳染病醫院?”從事建筑行業26年的張旭,臘月二十九聽到火神山醫院建設任務時,第一反應是“怎么可能完成?”

  此時的武漢,離漢通道關閉,地鐵公交停運,全面進入戰時狀態。全市僅有兩家傳染病醫院,床位不足900張,大量病人“求治無門”。有患者望眼欲穿,甚至有的直至病逝都沒能等到床位。

  與時間賽跑,與死神競速。一張床位,就能挽救一個生命。

  一聲令下。一場事關生死的救援戰全面打響!

  除夕夜,萬家團圓時。運輸車司機呂俊和同事們在火神山端上盒飯,簡陋地“團年”。作為家中獨子,他第一次不在家里過年,“不忍心讓父母在家中獨守除夕,但建設火神山醫院太重要了。”

  “小湯山非典醫院”設計方組建應急團隊,不到24小時繪出設計圖;武漢建工組織2000多名工人火速趕來,漢陽市政調動1100余名工人,上百臺機械陸續進場;國家電網數百職工運送大批變壓器、電纜,施工送電……

  作為牽頭單位,中國建筑盡銳出戰,舉全集團之力,第一時間調集12家單位參戰。中建三局擔當主力,從各地集結4萬多名管理、施工人員,3500多臺套機械設備投入戰場。

  告別家人,日夜兼程。河南太康縣蘭子陳村5名“90后”小伙自發組團、趕赴武漢;湖北紅安向家一門五兄弟自駕趕來;多地父子夫妻齊上陣。一夜之間,昔日荒涼的空地,成為如火如荼的工地。

  得知火神山醫院建設缺工人,石臘英和丈夫,還有兩個兒子從洪湖開車到武漢。鋼筋綁扎、指揮車輛、保障后勤,一家人投入沒日沒夜的施工中。年近六旬的石臘英說,連續通宵作戰,大家都在咬牙堅持,“就想盡快把醫院建起來,病人能早些住進來。”

  白天,機器轟鳴、人聲鼎沸;入夜,燈光如晝、焊花四閃。

  正值春節假期,武漢全面“封城”,大量工人返鄉,材料運輸不暢,組織施工談何容易。“兩山”醫院所需的4900多個活動廂房,全武漢市只有1000多個;輸氧銅管,找遍湖北都沒有貨源……

  “‘兩山’醫院是在時間、空間上,都被極度壓縮的兩個戰場。” 中建三局黨委副書記、總經理陳衛國說,幾乎所有建設者都遭遇過“幾近崩潰,經歷絕望,挺起胸膛,燃起希望”的經歷。憑借血肉之軀,秉承生命至上的信念,4萬多名建設者并肩奮戰,最終創造出“兩山”醫院的建設奇跡。

  天連五嶺銀鋤落,地動三河鐵臂搖。

  僅除夕當天,遍布藕塘、土堆的火神山5萬平方米場地全部平整,面積相當于7個足球場大小;開挖土方15萬立方米,足以填滿57個標準游泳池。“頭一天工地還是一片沼澤,推土機都快陷進去了。第二天早上土堆已經推平,沼澤被填實,完全看不出之前的模樣了。”

  結束火神山鏖戰,再赴雷神山戰場。來自河南漯河的劉西魁和肖建兩名安裝工人,完成火神山病區水電、通風系統安裝后,馬不停蹄趕赴雷神山。肖建說,來自各地的工友都在頂風冒雨、日夜奮戰、爭分奪秒,“最長一次,我連續40多個小時沒合過眼”。

  瞬息萬變的火神山、雷神山施工現場,經網絡直播后,數千萬網民當起“云監工”。不少觀眾留言:“兩山”奇跡的背后,是一個個建設者傾盡全力做到快點,更快點。

  2月4日,上千名解放軍醫護人員進駐火神山醫院后開始收治病人。2月8日晚,容納1600張床位的雷神山醫院,收治首批確診患者。

  “我一生中從未見過這種動員。”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塞如此評價說。

  戰場堅守:“救命項目,再難再險也要上”

  從除夕開始,中建三局項目經理尹典一直堅守在火神山醫院。從最初的組織現場施工,到現在安排運行保障,他已連續奮戰了兩個多月。

  “建設火神山,主要靠毅力,拼速度;維保火神山,就要看膽量,心得細。”33歲的尹典說,電路排障、馬桶疏通、按時巡檢等維保工作十分危險,“得經常與病毒貼身作戰”。

  “兩山”醫院落成,醫護人員進駐,病人逐步收治后,病區水電氣等系統的運行維修保障任務,還需要一批工人留守承擔。

  “建筑項目完工后都有一個調試過程,再全面投入使用。”雷神山醫院維保專班負責人蔡龍江說,“兩山”醫院,建成即交付,交付即使用,根本沒有調試時間,維保任務十分繁重,“各個系統運行出現問題,必須立即處理,決不能在救治過程中發生意外”。

  參與“兩山”醫院維保,意味著必須進入病毒污染的“紅區”隔離病房。

  “我志愿加入火神山醫院維保工作,最艱苦的擔子我們挑,最危險的地方我們去,最緊急的關頭我們上,最困難的時刻我們到!”

  鏗鏘誓言,擲地有聲。

  克服心理恐懼是這些普通工人必須邁過的第一關。王野是維保組進入隔離病房的第一人。護士長反復強調注意事項,從培訓到穿防護服就用了一個小時。他說:“不緊張、不害怕那是騙人的,可一干起活來,就顧不上了。”

  逐一檢測、調試電源……工作完畢,王野在護士幫助下脫掉防護服,沖個熱水澡,安全返回。有了王野這樣走進“紅區”的帶頭人,大家逐步邁過了心理障礙關。

  病區就是戰場。小到空調調溫、電視換臺、龍頭漏水,大到新風系統故障,接到任務安排,維保隊員必須第一時間進入病區工作。因此,他們成為除醫護人員、住院患者之外,進入“紅區”頻次最高的群體。

  高峰期,有494名維保人員在“兩山”醫院一線,全天候響應院方和醫護人員的需求。最多時每天完成600余項維保事項,確保醫院正常運轉。

  解放軍維修戰士的加入,進一步充實火神山維保力量。藺軍義是一名四級軍士長修理工,每修理完一處,他就在記錄本上畫個“對勾”。如今,小本上已有700多項出工記錄,“醫生們治病救人,我們專治病區運行中的故障,問題絕不能留到第二天”。

  挑戰不斷、風險叢生。“兩山”醫院都是負壓病房,病毒彌漫的空氣必須集中處理,達標才能排放。在雷神山醫院,“90后”小伙方健主動承擔這項高風險任務。

  有一次,雷神山B區還有5分鐘就有患者進入,正負壓系統突現故障。病房內負壓不足,若有患者進入,可能導致病毒進入醫護區,后果不堪設想。

  “情況十分危急,渾身冷汗不停。”方健立馬帶領維保小組,兵分四路排除故障。在患者到達病區前最后一刻,系統及時恢復,“立足崗位,我們要竭盡全力當好病區運行‘護航員’”。

  醫護人員搶救,維保工人搶修。“一次突降暴雨,屋頂有一處漏水,維保工人們迅速趕來搶修。”支援雷神山醫院的武漢大學中南醫院護士高梅說,他們用血肉之軀,維持醫療秩序,保障病區運轉,“這種并肩作戰,攜手抗疫,讓我們切身感受到支持與力量”。

  疫情不退,戰“疫”不止。一批批建設者從“兩山”醫院撤離后,仍在繼續奮戰——

  2月4日剛從火神山一線下來,周瑞明還沒喘口氣就接到新任務:當晚必須完成光谷科技會展中心方艙醫院的床位架設。

  病毒傳染擴散,確診人數激增。武漢市陸續啟動一批方艙醫院建造、定點醫院改造,盡可能擴充收治床位。

  作為中建三局科技產業園區副指揮長,周瑞明馬上聯系床鋪采購,協調貨車運輸,他和300多名工人和志愿者一起,接龍搬卸、緊張組裝。奮戰至次日凌晨,1000張病床及配套水電順利就位。

  方艙醫院剛建完,又來新任務:湖北省婦幼保健院光谷院區的一棟新建住院樓內,10多個近乎毛坯的樓層要改造成收治重癥患者的定點醫院。工期只給6天。

  二話不說,周瑞明帶領500多名工人進駐現場,連續通宵鏖戰。完工后正組織工人離場,轉運病人的救護車已到樓下。幾趟急活下來,周瑞明處于極度焦慮中,“以往項目再急也只是為趕工期,但這些任務都是救命,再難也得上”。

  武漢保衛戰事關戰“疫”全局。一批批定點醫院、方艙醫院完成改建,累計新增床位6萬余張,相當于新建60家三級醫院的病床數。據統計,總計有7萬多名建筑工人奮勇逆行,不舍晝夜,為疫情防控構筑生命屏障。

  禮遇善待:“一起攜手拼命,一樣都是英雄”

  3月28日,活動廂房裝配工人易東乘坐援建工人“點對點”大巴回到成都,住進政府安排的酒店。由于不斷有業務電話打來,14天集中隔離后,他就得馬上復工。

  “兩山”醫院主要是活動廂房拼裝組成。易東和11名工友1月底從成都連夜趕到武漢,在火神山連續4晚通宵作業,實在困得扛不住,就在剛裝好的房間瞇瞪會兒。結束火神山作業后,又前往雷神山繼續。

  “雖然很辛苦,但汶川地震時,武漢人民來四川支援;我們過來援建抗疫,義不容辭、責無旁貸。”易東說,每次回想這兩家應急醫院拔地而起的點滴,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  當病魔臨近時,他們挺身而出;當國家需要時,他們逆行出征;當萬家團圓時,他們星夜兼程……

  一個個建設者,用粗糙的雙手、辛勤的汗水、質樸的熱情,釋放出驚人的力量,展示著英雄的風采。

  隨著大量病人治愈出院、部分病區陸續休艙、運行維護任務減少,一批批工人陸續撤離“兩山”醫院。根據防疫要求,他們需隔離接受醫學留觀14天。

  靠勞動掙錢,用雙手養家。習慣“多一天工作、多一天收入”的建設者們,醫學留觀意味著兩周無法工作。加上2月底武漢加強離漢通道管控,不少工人一度結束留觀也無法返鄉。

  “看到醫護人員盛大的歡送儀式,衷心為他們感到高興,但我們還在滯留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”“拿著健康證明返鄉,有時還被當作攜帶病毒的盯防對象。”“外地已經復工復產,我們也想早點上崗掙錢養家。”結束援建后的一些遭遇,讓建設者們難免感到有些委屈。

  “這群建設者在抗疫一線夜以繼日、英勇奮戰。他們的努力需要銘記,他們的壯舉值得禮遇。”中建集團黨組書記、董事長周乃翔說。

  3月22日,接到最后一個工友平安抵達的電話后,中建三局長江文創產業園項目留觀點負責人張華才安下心來。至此,這兒的179名“兩山”醫院建設者全部平安返崗、返鄉。

  “為‘兩山’醫院,工友們咬過牙、拼過命,一樣都是英雄。”張華介紹,留觀點不僅為每位工友提供全新床上用品,保障充足物資供應,還專門擴容WiFi,方便他們與家人視頻聯絡;借閱《故事會》等書籍,幫助工友舒緩身心,化解疲憊。

  隔離留觀時,參照一線醫護人員補貼標準,按每人每天300元為建設者發放15天補貼;滯留武漢時,按武漢最高標準每人一次性救助2540元,并根據工友意愿就近安排臨時工作;離漢返鄉時,提前組織接受核酸檢測,聯系辦理返鄉證明手續,安排專車專員護送,在出城路口組織歡送,合影留念,贈送返鄉“大禮包”……

  中建三局黨委書記、董事長陳文健說,一批展示“兩山”醫院建設場景的定制明信片,正在印制。不久將一一寄送給參建者,“記錄這段拼命的經歷,留下永生難忘的回憶”。

  完成火神山醫院建設任務,河南虞城縣21名援建工人返鄉回城時,交警在路口列隊敬禮迎接。這一幕讓虞城縣城郊鄉趙祠堂村村民王飛虎既激動,又感動,“我們只是做了自己應做的事,沒想到家鄉卻如此隆重”。

  聚是一團火,散是滿天星。沒有豪言壯語,沒有歡呼慶祝,建設者們或分赴大江南北,陸續返鄉返崗;或繼續堅守,迎接抗疫最終勝利。

  在雷神山醫院忙碌了兩個多月的中建三局員工章干,準備堅守到最后一個病人出院,“作為臨時建筑,‘兩山’醫院或許將消失在歷史長河,但值得我們引以為傲,向后輩們講述這段特殊的經歷、特別的故事。”(記者劉剛、黎云、李勁峰、李偉、陸華東)

責任編輯:王 鈺
【糾錯】
在線評論
用戶昵稱:   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    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……
驗證碼:           查看評論
留言文章地址:http://comment.wenming.cn/comment/comment?newsid=5510355&encoding=UTF-8&data=AFQU0wAAAAcAAMMXAAAAAQBO6Ie05pWs4oCc5rKJ6buY55qE6Iux6ZuE4oCd4oCU4oCU6K6w5q2m5rGJ54Gr56We5bGx6Zu356We5bGx5Yy76Zmi55qE5bu66K6-6ICFAAAAAAAAAAAAAAAuMCwCFFChfjngH6pKtB6DXUHfL_xl-koSAhRp62P4iJpscLM_SJli2tU3Ep-nqQ..
留言查看地址:http://comment.wenming.cn/comment/comment?newsid=5510355&encoding=UTF-8&data=AFQU0wAAAAcAAMMXAAAAAQBO6Ie05pWs4oCc5rKJ6buY55qE6Iux6ZuE4oCd4oCU4oCU6K6w5q2m5rGJ54Gr56We5bGx6Zu356We5bGx5Yy76Zmi55qE5bu66K6-6ICFAAAAAAAAAAAAAAAuMCwCFAajv33eYk8Mws0FgpP41Ja_HG25AhQPHEssmaZF8JsQPeo5F7DWxOpD3w..&siteid=7
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 A级毛片免费观看 - 热图站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