付林:好音樂要經得住歲月淘洗
發表時間:2016-05-17   來源:中國文明網

  他,出身貧寒,18歲時憑借過人才藝考入解放軍藝術學院,開啟了從軍從藝的人生之旅;他,勤奮高產,創作出《太陽最紅毛主席最親》《媽媽的吻》《小螺號》等至今傳唱不衰的經典歌曲;他,熱心音樂教育事業,古稀之年還創辦網上音樂學院……本期《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——文藝名家講故事》欄目對話著名詞曲作家付林。

付林(右)在訪談現場。(圖片來源:中國文明網)

  一支竹笛敲開軍藝大門

  1946年1月,我出生于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富錦縣。小時候,父親去世,母親帶著我改嫁,我隨了繼父的姓。繼父是位老實巴交的漁民,每年夏天都會到烏蘇里江打魚,掙回辛苦錢貼補家用。因為家庭變故,我寡言少語,和繼父一年也說不上幾句話。不過,繼父知道我喜歡聽音樂,有一次外出賣魚回來送了我一件分非常珍貴的禮物——一臺舊收音機。我從這舊收音機里聽到了很多動聽的音樂,包括不少前蘇聯歌曲,音樂大門也漸漸向我打開。

  當時像我們這樣的普通人家,和鋼琴、小提琴固然是沒有緣份的,我就花幾毛錢買了一支竹笛開始自學。因為家里房子小、人口多,家人受不了我吹笛,所以即使在冬天我也只能去外面練。戶外實在太冷了,我練十分鐘就得馬上跑回屋里烤烤手、暖和一下。現在想來,當時我對音樂真是很癡迷的,那么艱難的條件都沒有阻止我的竹笛吹奏練習。

  上高中時,學校有鼓樂隊、銅管樂隊、吹管樂隊、民樂隊。我從打鼓起步先加入民樂隊,后來又組織了一個小西洋樂隊,當我組織幾個同學用小提琴演奏了《花兒與少年》和《新疆之春》后,收獲了很多掌聲和鼓勵,從此,我越來越喜歡音樂了。高中畢業的時候。我就一門心思地想考音樂學院。那時候,我老家有一個大我兩歲的大學生叫嚴鐵明,他在哈爾濱師范學院藝術系讀書,每到寒暑假就回到家鄉富錦縣,他很用功,每天都會練習。我們兩家只隔著一條街,于是我就經常跑到他家門口偷聽他吹笛。后來經人引薦,他成了教我笛子演奏的啟蒙老師。

  1964年,高中畢業的我來到哈爾濱準備報考沈陽音樂學院,恰巧當時的解放軍藝術學院在東北三省招生。“上學不收學費,穿軍裝有補貼,還能去北京”,這對家境貧寒的我來說太有誘惑力了。在考場上,嚴鐵明用笙伴奏,我用竹笛演奏了《歡樂歌》《五梆子》兩首曲子。軍藝的老師特別滿意,過了兩天就給我回話了:“別的地方不要考了,你被錄取了!”就這樣,18歲的我踏進了軍藝的大門。

  軍旅生涯是我的藝術源泉

  1964年,對我個人來說是劃時代的一年,是我從軍從藝的起點。那個年代的文藝兵,首先是當兵,其次才是搞文藝,所以,我們每天早上都要跑操,接受軍事訓練。我們進部隊三個月,和戰士們一起摸爬滾打:天剛蒙蒙亮就起床,聽到哨聲就趕緊起來集合,說打背包就打背包,所有的東西帶齊去野營拉練,困得實在不行,邊走路邊打瞌睡……

  軍藝畢業后,我被分配到海政文工團。當時文工團的任務就是為基層戰士服務,到第一線、到最艱苦的地方去演出。我們一年至少有幾個月時間待在基層部隊。在為部隊巡演的過程中,我們在哪個連隊寫出了作品,就要馬上編出配樂來,馬上為戰士們演出。

  記得有一次,去海南五指山的鸚哥嶺,我們用了四個小時爬到山頂。山頂上就一個班,幾名戰士組成的一個雷達觀通站。山頂條件很差,常年不見太陽,都是云,戰士們的被子永遠都是濕漉漉的。見到這樣的境況,我緊緊地拉著戰士們的手不肯放開,才感覺到什么叫“和戰士們在一起”。你隔岸喊話,說怎樣深入基層、怎么親近人民都沒啥用,你得真正到最基層去,和戰士們在一起……

  類似這些經歷,對我的創作來說無比重要,這是一種閱歷的豐富,是一種從感性到理性的積累。部隊生活讓我有了更深刻更自覺的意識和態度——戰士們需要什么,我就創作什么。

  音樂要傳遞真情和力量

  我們當年創作歌曲怕用真名,不主張個人出名,因為個人的作品多了就是不照顧集體,因此大家都是互相謙讓的。大家覺得與戍邊守國的戰士們相比,這完全是自己應該做的,不能太看重名利。這在當時很正常。當年與我合作的歌唱家卞小貞,我們是同學,我經常叮囑她,如果別人問是誰寫的歌,不要說我的名字,就說是“戰士”寫的。后來我再寫歌,就署名為“戰士”。直到1983年,我出第一盤磁帶,上面才署名“付林”“俏師”等。

  1976年,周恩來總理去世,朱德委員長去世,后來毛澤東主席又去世,極度悲痛之余,我爆發出強烈的創作沖動,揮淚作詞。我與作曲家王錫仁合作,在防震棚里創作出了《太陽最紅毛主席最親》。這首歌由卞小貞演唱,經過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出后,傳遍了祖國大地。

  這首歌的走紅讓我對創作有了更深的理解,做音樂一定要用心用情,要有力量感。從此,我在家一門心思、潛心創作,陸續發表了很多作品。隨著名氣的提升,請我寫歌的人越來越多了。但對我而言,生活和創作并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,也許是我們這些從那個年代過來的音樂人,從來沒想過要把創作當成商業行為,也絕不會把自己的作品當成商品去買賣。我始終覺得,我們有責任通過歌聲傳遞文化的力量,傳遞向上向善的力量,不能為了利益而吹捧那些不知所以然的歌曲。說到底,好音樂要經得住時間的淘洗。

  欠媽媽一個吻太久太久

  1980年,我受當時港臺流行歌曲的啟發,為年僅13歲的歌手程琳一連寫了14首歌曲,這些歌曲中,就數《小螺號》的名聲最響亮。這首歌的詞曲和編配都由我一人承擔。那時,我天天騎著自行車馱著程琳往錄音棚趕,經過好長一段時間的磨合后,程琳在首都鋼鐵公司禮堂唱響了《小螺號》,“小螺號嘀嘀嘀吹,海鷗聽了展翅飛。小螺號嘀嘀嘀吹,浪花聽了笑微微。”當時全場掌聲雷動,我數了一下,有20多次掌聲。

  后來,我又創作了《媽媽的吻》,“在那遙遠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,我那親愛的媽媽已白發鬢鬢,過去的時光難忘懷,難忘懷,媽媽曾給我多少吻,多少吻……”質樸親切的歌詞表達了鄉村母子間的真摯情感。這首歌后來經過谷建芬老師譜曲,成為膾炙人口的流行歌曲,傳唱至今。

  我小的時候,家里有一個紅得發黑的搖車,母親成天干活照顧不上孩子,都是大一些的孩子來搖搖車。我印象最深的是,搖車不搖的時候蒼蠅會飛過來,搖車里的我會很難受,母親過來一搖,就把蒼蠅趕走了。小時候記不住什么,但那個場景我永遠記得。我們家兄弟姊妹很多,可每當臘月十五,母親都記得這一天是我的生日,她會把5分錢塞進我的掌心,讓我出去買個白面饃——那可是當時的“蛋糕”啊!直到2013年母親去世時,我才發現,其實我欠媽媽一個吻,而且欠得太久太久!

  愿“互聯網+”讓音樂教育陽光普照

  除了音樂創作,我還把很多的精力放到了音樂教育上。我的音樂教育可以追溯到1980年,開始我只是帶學生,到1988年我辦了一個明星班,成立了海政文工團電聲樂團、海政文工團青年歌手培訓中心。那時候,我們的學生交50塊錢學費,有的學生家里困難不交錢也可以來學習。就這樣,我們一共辦了七期培訓班,陳羽凡、滿江等都參加過這個培訓班。我不是唱歌的,不能具體幫學生練聲,但我搞了一套說話式流行唱法,有了這套唱法體系以后,這七期培訓班逐漸培養出了不少歌手,包括后來演唱《小蘋果》的“筷子兄弟”王太利等。

  坦率地說,現在的音樂培訓機構魚龍混雜,一堂音樂課動輒就要一兩千塊錢。如今,撞上了“互聯網+”時代,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。我希望借助互聯網的平臺、借助歌聲的翅膀,讓自己在古稀之年華麗轉身,做好音樂教育的事業。于是,2014年我開辦了一個網絡音樂學院,設計了一個“慕課”,我就是要讓更多的人通過網上視頻獲得最好、最便捷的音樂輔導,讓更多的人有機會實現自己的音樂夢想。(中國文明網、光明網記者根據訪談整理)

  個人簡介

  付林,1946年出生,黑龍江富錦縣人,著名詞曲作家。畢業于解放軍藝術學院,曾任海政歌舞團演奏員、副團長、藝術指導等職。創作了大量膾炙人口的歌曲,如《太陽最紅毛主席最親》《媽媽的吻》《小螺號》《樓蘭姑娘》《天藍藍海藍藍》《故鄉情》等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  • 已是最后一篇

責任編輯:李雪芹
分享到: 
在線評論
用戶昵稱:   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    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……
驗證碼:           查看評論
留言文章地址:http://comment.wenming.cn/comment/comment?newsid=3364720&encoding=UTF-8&data=ADNXcAAAAAcAAIDMAAAAAQAq5LuY5p6X77ya5aW96Z-z5LmQ6KaB57uP5b6X5L2P5bKB5pyI5reY5rSXAAAAAAAAAAAAAAAuMCwCFEhZpNTvswbKxnSRfZOGMEMOQtNYAhQv7ht9xjPDUSuNYZj_KPWa8NWDBQ..
留言查看地址:http://comment.wenming.cn/comment/comment?newsid=3364720&encoding=UTF-8&data=ADNXcAAAAAcAAIDMAAAAAQAq5LuY5p6X77ya5aW96Z-z5LmQ6KaB57uP5b6X5L2P5bKB5pyI5reY5rSXAAAAAAAAAAAAAAAvMC0CFQCIz9mJEDvFToM35g6VprOK2CTwSwIUUmnNDUoG94Ij1h_UbsksQOatB30.&siteid=7
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 A级毛片免费观看 - 热图站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